手機版  全本小說  排行榜
免費看小說網 > 仙俠武俠 >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最新章節 >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進階大羅
大金源仙域,九元觀。

一片連綿起伏的山脈,有如蒼龍橫臥脊梁高聳,佇立出一道道山勢高峙的雄奇山峰。

在這數百道形態各異,氣勢不同的山峰中,有一座山勢不算太高,風景卻尤為秀麗的孤峰,掩映在煙云之中,露出些許蒼翠山體,猶如琵琶遮面,令人遐想萬千。

此座孤峰之上,前后和右側,各有一道雪白瀑布當空垂落,飛流直下三千尺,如銀河九天而落,濺起一斛斛珍珠一樣的水花,在高空中映出三道七彩飛虹,絢麗至極。

山巒之間猿啼之聲此起彼伏,高空中時不時可見仙鶴齊飛,空氣中都氤氳著絲絲縷縷流光彩霞,那正是充沛至極的天地元氣顯化的景象。

峰頂之上,有一座外凸于山的環形觀景臺,上面正站著一名身著墨綠道袍,頭戴蓮花寶冠的中年道士。

其身姿挺拔,儀容甚偉,生得一張中規中矩的國字臉,五官并不出彩,臉上卻是容光煥發,隱隱有一道玉質潤光籠罩,令人看一眼,便覺得其當是神仙中人。

此刻,男子正憑欄而望,眼前的仙家盛景卻無法令他展露笑顏,其眉宇微蹙,似有些隱憂縈繞心頭。○免费看小说网○wWW.MfKXSw.com

這時,從后方的峰頂廣場上,走來了一個身著青袍的耄耋老者,其身材削瘦,容貌清癯,頜下蓄有白色長須,看起來頗有些仙風道骨氣態。

“弟子清虛,參見純鈞師叔。”只見那老者來到中年男子身后,神色恭謹地施了一禮,說道。

被其喚作“純鈞師叔”的中年道人,在仙域中的名號喚作“純鈞真人”,其乃是九元觀那位開山老祖的關門弟子,在宗門中輩分極高,在仙域中名氣極大。

最重要的是,其如今乃是大羅后期修為,暫時執掌著九元觀觀主之位。

“你回來了,那件事調查得怎么樣了?”純鈞真人問道。

“回稟師叔,掌天瓶的確重現仙域了,目前是在一個名叫韓立的人手上。”名為清虛的老者說道。

“韓立?”純鈞真人眉頭一挑,問道。

“此人明面上出身北寒仙域,曾經在燭龍道逗留過很長時間,不過其似乎是從失落的小南洲界群飛升上來的下界修士。”清虛說道。

“哦,能從失落界面飛升上來,定然非同一般,飛升臺處可有接引記錄?”純鈞真人問道。

“有是有……當初接引他的乃是一個名叫高升的石磯殿修士,不過此人似乎為了拉攏此人進入他們宗門,刻意隱瞞了許多信息,導致記錄也是語焉不詳。而更加古怪的是,此人后來并沒有進入石磯殿,而是在前往石磯殿的過程中失蹤了。”清虛說道。

“哦,發生了什么?”純鈞真人疑惑道。

“具體發生了什么,現在已經無從可考,只知道自那之后此人消失了三百年,等再進入天庭視線的時候,已經是燭龍道覆滅的時候了。從那之后,此人輾轉多個仙域,曾與天庭發生多次沖突,竟然都僥幸逃脫了。最近一次惹出亂子,還是他殺上小金源仙宮,將一宮之主的東方白給斬殺了。”清虛說道。

“他是何修為?”純鈞真人眉頭一皺,問道。

“太乙巔峰。”清虛說道。

“區區一個太乙修士,竟然能一人殺上一域仙宮,此等實力和魄力,絕非等閑之輩。這么說來,佘蟾之流也是死于他手了?”純鈞真人問道。

“之前藍顏師侄回來之后,曾向宗門匯報過,佘蟾的確是死在他的手上。后來妙法師妹親自出手,只不過被赤夢搗亂,結果還是給此人逃脫了。自此之后就又失去了此人蹤跡,暫時不知他身在何方。”清虛繼續說道。

“事關掌天瓶,此事務必上心,一旦能夠尋回,對我們九元觀的意義之大,非比尋常。”純鈞真人眉頭一皺,說道。

“目前妙法師妹外出追索他尚未回歸,整個九元觀三分之一的影衛,都安排去做此事了,一旦此人再有蹤跡顯露,一定難逃我們的視線。”清虛說道。

“如今仙界亂象漸起,我們轄下的幾個仙域最近都不安寧,其中天星仙域和同舟仙域鬧騰得最厲害,兩位師兄身為副觀主,都不得不前往處置。四大圣使中妙法不在,就只有你們三人還在觀中,八大尊者里也有一半身在其他仙域,一定要做好準備,防止仙域生亂,更不能驚擾了幾位老祖閉關。”純鈞真人嘆息一聲,說道。

“掌門師叔放心,咱們金源仙域一向鎮守嚴密,固若金湯,賊人哪敢來犯?”清虛說道。

“對了,那個噬金童子如何了?”純鈞真人問道。

“一開始鬧騰得歡,精力十足。如今已經老實多了,在觀中吃吃喝喝,除了不能隨意走動外,儼然已經將自己當做觀中人了。”清虛想起金童,不覺嘴角浮現些許笑意,說道。

“上次師父他老人家曾以秘法探查過她,稱其淵源頗深,看樣子對其還是頗為看重,所以要防備著老祖不將她當做禮物送到菩提宴上,你著手再安排幾件拿的出手的禮物備著。”純鈞真人說道。

“是。”清虛打了一個稽首,說道。

……

蠻荒界域。

一片濃霧繚繞的山脈上空,一道道五彩驚雷炸裂不停,天地之間轟鳴不斷。

天幕高處的萬里云海,被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攪動,化作一道巨大的云霧龍卷從高空垂落,與山上霧氣相連,直接涌入了其中一座山峰之上。

山峰之下開辟不久的一座洞府之中,一個眉間生有金色豎紋,唇紅齒白的秀氣小童,與一只銀焰火鳥俱是震驚不已,看著那一道道有些駁雜,卻渾厚無比的天地元氣,從四面八方匯集而來,直接涌入了他們身前的一座銀色光門當中。

這白衣小童自然正是貔貅小白,而那銀焰火鳥則自然是精炎火鳥了。

“這是……”小白心中驚訝無比,望向銀焰火鳥。

后者口不能言,卻直接變換成銀焰小人兒的模樣,沖著白衣小童頻頻點頭。

“這才不過區區二十年,就要突破到大羅境界了,這也太厲害了……”小白臉上隨即展露出燦爛笑容,拍手道。

洶涌而來的天地元氣實在再過迅猛,通過銀色光門之時如蛟龍過境,發出陣陣龍吟般的巨大聲響,當中散發出來的波動,將小白兩人都逼得退開了許多。

與此同時,花枝空間內也是風云激變,狂暴涌入的天地元氣,對這么一個小小洞天來說,本也就是無異于一次風暴突襲,同樣也是一次考驗。

空間竹林之內“簌簌”抖動,根根靈竹之上亮起光芒,瘋狂吸納著充斥而來的天地元氣,不斷通過自己的根系,將天地元氣疏散到花枝空間內各處。

之前新建的那座竹樓,表面青光流溢,竟然好似活物一般,生生拔高了三尺。

其前方的靈藥園內,各種靈藥如同蒙受了一次特殊的甘霖灌溉,不少久未出苗的靈種破土而出,不少尚未開花的靈藥綻放花瓣,更有不少靈果趨于成熟。

就連一直生長緩慢的兩生樹,也在此時一點點竄高,趨于成材。

而空間內原本的竹樓前方,那座種有金蓮的水池當中,更是如同沸騰一般劇烈起伏著,表面冒出一個個碩大的水泡,蒸騰出一片氤氳霧氣。

霧氣當中,一朵朵金色蓮花競相綻放,竟是瞬間就開出七七四十九朵,映滿池塘。

花枝空間內的諸多變化,不過是承載了流散進來的許多分散的天地元氣,而真正的大部分天地元氣,則是涌入了那座搖搖晃晃,卻怎么都不倒塌的竹樓內。

整個竹樓此刻都被瑩光繚繞,在池塘霧氣的襯托下,越發顯得像是仙家勝境一般。

竹樓之內,閉目盤坐的韓立渾身籠罩在五彩光芒之中,渾身上下如玉,體內一根根金色脈絡清晰可見,識海神魂處也有金光凝聚,元嬰小人則盤膝坐在丹田之中,整個人身上籠罩了一層時間法則的波動氣息。

那些從樓外而來的天地元氣,就這么凝于他的體內,化為了他的力量。

對于空間外的小白來說,韓立不過閉關了二十年,而對處在這片空間中的韓立來說,在光陰天璇大陣的加持下,他卻已經過了足足兩千年。

這兩千年的苦修不輟,終于讓五件時間法則具象之物,全都達到了融圓平衡之境,破入大羅之境,便在此刻!

只見韓立緊鎖的眉頭驟然一舒,雙目霍然睜開。

下一刻,兩道猶如實質般的金光頓時從他的瞳孔中迸射而出,而聚攏在他身外的天地元氣赫然一收,盡數沒入他的體內。

他渾身氣息尚未完全收斂,身上仙竅處處閃著光芒,衣衫隨著不斷外放的氣勢不斷激蕩,“嘩啦啦”地響個不停。

竹樓上方的虛空中,天光驟亮,一道如有若無的虛光河流突然間浮現其中。

韓立緩緩站起身,深吸了一口氣,只覺得識海之內清明無比,周遭天地之間的靈力流動都在此刻變得越發靈動起來。

甚至于主樓之外,每一處細致末微空間此刻的狀態,仿佛都盡收在他眼底。
26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