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版  全本小說  排行榜
免費看小說網 > 仙俠武俠 > 特種教師最新章節 > 第3746章 合著要我幫忙
“我自由分寸,你們只需要將我的意思傳達給我父親他們就好了,其余的不需要你們擔心。”

看了一眼柳燕,顧紅妝眼眸之中泛出一絲不耐煩。

都說這柳燕是一個見人下菜的主兒,以前顧紅妝與其相處的時間并不多還感覺不出來。免费看小说≠网≠wWw.mFKXSw.COm

而今日她倒是領教了,對方對于一些事情的認知和判斷,純粹就是對自己有沒有利用價值。

便是自己,倘若不是自己父親乃是大長老,恐怕她對自己也不會這般客氣吧。

她倒是跟這武戰天是一路貨色。

心中輕哼一聲,顧紅妝并未表現在臉上。

“既然如此,那我們也不好再說什么了,總之,顧師妹,你自己小心。”

柳燕見顧紅妝有幾分慍怒之色,知道再說只會招致對方反感。

而后者父親在天寒宮地位很高,不是自己能得罪起的,心中雖有幾分不爽,卻也是能擠出一抹假笑一副關心模樣的說道。

“你們也小心,將玉簡送入我父親他們手里,我們后面會盡快趕去,倘若一日還未看到我們的影子,也不要尋找,直接讓趙長老他們回天寒宮好了。”

“好,你們保重。”

柳燕點了點頭,抬眼看向葉皇,眼眸中泛出一抹厭惡之色。

雖然有這玉簡在手,可是柳燕卻是清楚,只要這顧紅妝出事,這件事情她和武戰天便撇不開干系,后面極有可能在天寒宮內被大長老穿小鞋。

可是顧紅妝心意已決,他們也是無法。

是以柳燕將所有的怨氣都撒在了葉皇身上。

如果不是這小子憑空出現,哪會這么多事情。

這小子簡直就是個災星。

……

柳燕和武戰天頭也不回的消失在了地平線之上。

“好了,咱們是不是也該合計合計是不是該往何處逃命了?”

見柳燕和武戰天離去,顧紅妝轉身看向葉皇說道。

“逃命,為何逃命?”

“不逃命,難道你還想跟上界的使者硬剛不成?他們的修為雖說未必比咱們高,可是手上的法寶和手段卻是不是我們能比的。”

顧紅妝柳眉輕揚,聽葉皇這口氣,似乎不準備逃命,反倒是準備直面這上界來使,他到底想要干什么。

“是嗎?可我倒是覺得這上界的未必真的就有多能耐,更何況,現在有那混沌天龍,我想這戰熊一族的人也不敢真的發揮全力,不然的話,將那混沌天龍引來了,那就不是對付我這么一個小輩的事情了。”

葉皇玩味一笑。

“另外,你就不想確認一下這些人為何要追咱們嗎?”

“你還真是好奇心害死貓,早知道如此,我應該跟他們一同走的。”

顧紅妝聞聽到葉皇這話,氣不打一處來,這家伙當真是膽子大的要命。

為了躲避禍患自己進入混亂之域,又直接進入亂妖域妖族之地,而后以天外天的境界硬是在天妖城晃悠了許久屁事沒一點。

現在倒好,還準備挑戰上界使者的權威,你這家伙腦子到底都在想些什么?

“他們走的還不算遠,你大可以追上去。”

葉皇調侃道。

“追上去,我剛剛夸下海口回頭便要做縮頭烏龜跟他們一同走,若是其他人還好說,放在他們身上,怕是我以后在天寒宮都別想抬起頭來了。”

“怎么會,那武戰天明顯對你有意,應該不會編排你才是,至于那柳燕,礙于你父親的權勢,怕是也不敢亂嚼舌根吧?”

葉皇笑道。

“明面上不敢說,不代表人家背后不說,我又管不住人家的嘴。”

“你還是先說說準備怎么對付這來的人吧。”

顧紅妝冷哼一聲。

天寒宮向來是一致對外,可這并不代表內部就沒有權力的爭斗。

武戰天之所以追求自己,并不是真的對自己有多愛,純粹是武家長輩的授意。

后者看重的是自己父親在天寒宮的權勢,想要借天寒宮助長武家在冰原的影響力而已。

至于柳燕,向來是一個睚眥必報的人,今日自己先前給了她冷臉色,就算是后面她明面上對自己百依百順,暗里地卻保不準會玩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。

畢竟,這女人在天寒宮其他弟子身上已經不止一次的施展這種手段了。

自己不傻,自然會防范。

“來人一共有八人,四名乃是戰熊一族的人,另外四人乃是紫金熊的人,到時候你對付紫金熊的人,其余的四人我來對付。”

“你來對付,你天外天境界,對付四名上界使者,你開什么玩笑?”

顧紅妝以為自己聽錯了。

這家伙還真是自信十足。

自己自問踏入三重天境界修為不弱可也不敢直面上界使者,這家伙竟然要以一人之力獨對四人,瘋了吧。

“我沒開玩笑,我敢這么說,自然有自己的手段,你不必太過擔心。”

說話間,葉皇體內默運真元,一縷劍氣從其手指泛出。

而后他在顧紅妝的注視之下,直接飛掠空中,身形化作一道弧光閃電,迅速的在這一片區域游蕩開來。

而看到這一幕的顧紅妝,眼眸瞬間一縮,眼神透射出的盡是震驚之色。

先前自己用天寒劍攻擊對方,對方瞬間躲避開,她就感覺葉皇的身法絕對強絕無比。

可是此刻看到他宛若閃電一般的奔走,卻還是有一種通體發麻的震顫感覺。

“好快,怕是宮主也沒速度,這到底是什么身法,竟然能如此之快?”

顧紅妝輕聲呢喃。

“這是神界的功法融合了我自己的功法創出的,天上地下獨一份,怎么樣,羨慕了?”

“只要你喊我一聲師父,我可以教你。”

就在這時候,葉皇卻是停住了腳步,重新立在了起面前,一臉玩味微笑。

“哼!你少來,我已經有師父,怎能重新拜師,不過我可以以東西換。”

“換?顧姑娘,怕是你換不起哦。”

“離開混亂之域的傳送法陣也不能換嗎?”

顧紅妝眼神精亮,臉上也浮現一抹戲謔之色。

她當然知道葉皇這閃電般的身法絕對不一般,而他又點名是借鑒了神界的功法,想來不簡單。

一般的貨色自然不可能換。

可是后者先前說了,自己沒人接引他離開混亂之域,自己用傳送法陣換取應當不算站他便宜。

“你連離開混亂之域的傳送符箓都有?”

葉皇眉頭輕揚,也是給嚇了一跳。

眾所周知,整個混亂之域千萬萬萬的人進入這里想要離開不可得。

不然的話,戰熊一族也不可能設下那么多條條框框遴選天妖城英才,依舊有人趨之若鶩了,說白了,在此地困的太久,總有一些人想要逃出升天。

一道傳送符箓的價值,絕對是無價之寶。

“我沒有傳送符箓,我天寒宮內又傳送法陣,正巧由我父親主持,只要你將這身法教授給我,我便讓父親送你離開混亂之域。"

“如何?”

顧紅妝撲閃著一雙美目,很是希冀的問道。

“怎么感覺你都是在打豪強的樣子,這身法我不可能傳授給任何人,即便你能提供離去的方式。不過說真的,這混沌天龍在,雖讓我有危機感,我卻沒準備現在離去。”

“離開了這混亂之域去往其他地方,萬一神界的對手找上我,我豈不是更麻煩。”

“還是在這里茍且偷生的好,興許能找到離開的法子呢。不過,你也不用太失望,我可以傳授你另外一套身法,雖比不得我這身法,但是也足夠你用了,在這混亂之域不說獨步,應該也差不多了,尤其是配合你的天寒劍,更是有不小的增幅作用,如何?”

“平白教我?”

“不錯!”

“當真?”

“男子漢大丈夫,一言既出駟馬難追。”

葉皇又笑。“主要是那紫金熊四人需要你拖住,這身法名曰鬼影步,乃是我之前悟出的步伐,鬼魅一場,絕對速度不高,卻是飄忽不定。”

說話間,葉皇甩了一枚玉簡給顧紅妝。

“你悟性不差,應當很快便悟出其中真諦。臨時用一下應當可以。“

“我就說嘛,合著是要我幫忙。”

“我不給你這身法,你不還是要幫我。”

葉皇又是一笑,沒再理會這顧紅妝。

凝聚劍氣,縱掠入了天空之上,手中劍氣浩蕩,唰唰唰的在空中劈斬出一道道宛若符文的圖案。

顧紅妝不清楚葉皇到底要做什么,卻也清楚對方絕對不是在做無用功,再加上她急于修煉這鬼影步,便沒再去管。

直接盤膝坐于原地,開始感悟這玉簡之中有關鬼影步的一些講解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遠處,幾聲長嘯傳來,呼呼啦啦一艘不小的戰船從天空飛掠而至。

轟然一聲,降落在了這一片草原之上。

“哼!差點讓你小子走脫了,神界的叛變者,竟然敢大張旗鼓的出現在天妖城,真是沒死過。”

戰船還未落地,戰船之上便有人呼喝起來。

后者眼眸冷峻,直射葉皇。

而這邊,葉皇也明白了前沿后果。

自己先前離開天妖城時候,故意露出了自己的氣息想要試探一番,果不其然,這戰熊一族有人感知到了。

都過了這么多萬年了,竟然還是窮追不舍,這神界還當真小家子氣的很。
26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