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版  全本小說  排行榜
免費看小說網 > 玄幻奇幻 > 大道朝天最新章節 > 第九十三章那些果兒(上)
數艘青山劍舟緩緩離開蓮池,向著南方而去,那些道殿想來還會在這里留存很多年,變成人間傳說里的仙境。

阿大不知因何心情有些不好,跟著南忘走了。

井九沒有回,留在了三千院里。

沒過多長時間,景堯與幾位供奉來到了這里。

從朝歌城來這里用不了這么久,只不過先前他們被那兩道浩蕩的劍光逼退了千里。

顧清不在,燒水煮茶待客這種事情,自然是柳十歲來做。

鐵壺里的小雅散發著淡淡的香氣,落在他的臉上,有些微濕。

他在想西來離開前的那句話。

從那個小山村開始到現在,井九讓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,不管是去果成寺聽經,還是去一茅齋讀書,他都很聽話。

因為那時候他很清楚,大道漫漫,就算暫時與公子分開,總有一天會重聚,只要不死。

這次卻是完全不同,公子走了就不會再回來了。

他越想心情越亂,就像鐵壺里的茶水般翻滾,直到被元曲提醒才醒過神來,拎起茶壺給井九與景堯分別倒了一杯。

景堯貴為神皇,卻不敢對柳十歲失了禮數,道謝后才雙手接過。

“我真要去嗎?”柳十歲難得的、勇敢地提出了意見。

趙臘月看了他一眼。

井九端著茶杯輕輕嗅著,沒有說話。

趙臘月又看了他一眼。

柳十歲知道事情已無商量的余地,對景堯說道:“煩請陛下告訴顧清一聲,讓他安排一下小荷,我十年后就回去。”

類似的安排已經發生過很多次,他說的很自然,景堯的臉色卻變得有些難看。

尤其是想到那個小荷也是位狐妖,景堯的臉色更糟糕了。

廊下忽然變得安靜起來,小爐子里的銀炭隔很長時間才會發出噼啪一聲輕響。

所有人都察覺到了異樣,而且也發現了異樣,因為那個異樣太過明顯。

三天前井九便醒了,景堯都趕了過來。

那個事師極謹、被卓如歲私下嘲笑過無數次的家伙為何卻沒有出現?

“顧清呢?”卓如歲問道。

景堯沉默了很長時間,說道:“師父他走了……”

不待眾人繼續發問,他站起身來,對井九說道:“叔祖,到那天我去青山看您,我這時候急著回朝歌處理政務。”

說完這句話,他便離開了三千院。

如果是往日,不管是何等樣要緊的政務,景堯肯定都會丟到一邊。

平詠佳感慨說道:“看來這政務真的是很急啊。”

數道視線落在他的身上。

平詠佳有些不自知,說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你就不能保持暫時被遺忘的狀態?”

卓如歲轉而望向柳十歲,說道:“你猜和顧清一起走的是誰?”

柳十歲想了想,說道:“應該是桃子,畢竟是正式成親的道侶。”

趙臘月搖了搖頭,心想十歲雖然聰慧,對這種事情卻是想不明白,竟然會被卓如歲騙住。

卓如歲大笑說道:“真是個笨蛋!如果是桃子,他何必要走?景堯剛才臉色怎么會那么難看?”

……

……

顧清與太后的私情不少人都知道。

這里說的不包括皇宮里那些通過蛛絲馬跡發現真相的太監與宮女。

那天顧清為了喚醒沉睡中的井九,直接在三千院里承認了這件事,趙臘月等人都聽在了耳里。

平詠佳那時候在青山,今天是第一次聽說這件事,不由震驚地無法言語。

“師兄招呼都不打一聲,就這么走了?這真的很過分。”

元曲看了在竹椅上閉目養神的井九一眼,說道:“那掌門之位怎么辦?”

卓如歲笑而不語,得意至極。

誰都知道顧清是井九為青山宗選擇的下一任掌門。

現在他為了男女之事就這樣跑了,難道就不怕井九傷心?

……

……

碧藍的大海上沒有一點浪花,安靜的令人心悸。

一艘寶船從遠處行來,把海面割開,帶出一道透明水晶般的痕跡。

晶石爐的低沉聲音并不難聽,反而有些悅耳,引來了幾只海鳥。

這艘寶船看著便知道不凡,即便沒有水手,也可以自如地航行,速度奇快無比。

顧清與胡太后站在船首,海風拂動他們的頭發與衣襟。

胡太后依偎在他懷里,有些不安地低聲問道:“真人不會生氣吧……”

如果井九真的生氣了,他們就算逃到異大陸去也會被抓回來。

“師父……會希望我這么做吧?”

顧清想著那年在朝歌城里與師父的對話,微笑說道:“當然,就算他不希望我這么做,我也會這么做的。”免费看※小说网※wWw.mfkxsw.com

這與天賦不夠、飛升無望,只能求個人生無憾沒有任何關系。

他這一生循規蹈矩,唯一一次出格,便是聽從柳十歲的意見從兩忘峰搬去神末峰做了個租客。

便在這時,甄桃從船艙里走了出來,手里端著盤紫葡萄,看著陽光下的碧藍大海,問道:“還要多久呢?”

胡太后站直身體,接過那盤紫葡萄開始細心地剝皮。

顧清說道:“我也不知道,師父他老人家在那邊有個朋友,我們可以去問問。”

甄桃聽著晶爐傳來的悅耳聲音,想著昨夜在蓬萊神島發生的事情,不禁又是好笑又是無奈,說道:“咱們又不是沒錢,為何非得偷這船?”

顧清說道:“這可不是偷。”

胡太后斜了他一眼,嘲笑說道:“難道是借?”

“是搶。”顧清笑著說道:“這是我們青山宗的傳統,其實別看寶船王這般生氣,其實心里高興的厲害,因為青山搶一艘船便欠他一份人情,將來總有還的一天,如果我們真要用錢買,只怕他還會有些擔心。”

……

……

數道視線落在井九的身上,擔心他因為顧清的離開而生氣。

“弟子也就是一段因果,你們都是我這一世的因果,只不過有些是從上一世開始了。”

井九睜開眼睛,看著趙臘月說道:“以前說過,飛升前我去了一趟朝歌城,看到了一個大腹便便卻吵著要吃火鍋的孕婦,我看了一眼便看到了她腹中的你。”

然后他望向柳十歲說道:“隨后我在你們去的那個洞府里靜修了數年,為飛升做準備,你有一次頑皮,爬進了那條地河,險些死去,被我遇著了。”

青兒在枝頭聽著,眼里滿是不信,心想就這么隨便地遇著了兩個天生道種?

“白刃給中州派留下的是幾道仙箓,我為青山留下的就是你們這兩個天生道種。”

井九說道:“飛升后才發現,外面仙氣極多,做幾道仙箓很簡單,只是沒有來得及。”

趙臘月想著洞府里的那兩張蒲團,問道:“飛升前的最后幾年你不在神末峰,一直在那個洞府里?和誰在一起?”

井九指著橋上的那道身影,說道:“既然準備一起飛升,那當然是和他在一起。”

趙臘月與柳十歲等人順著他的手指望向橋上,看到了平詠佳。

……

……

(回家路上,這幾天寫的會少些。)
26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